“由表及里”,對“教學診改”進行“診改”

發稿時間:2018-07-16 瀏覽次數:

全力推進“教學診改”是當前職教戰線的中心工作。國家層面的試點首先確定中職27所、高職27所試點院校,隨后各省份也相繼遴選出省級試點院校;國家頒布“診改”相關政策文件,各省份也陸續出臺自己的指導方案、成立相應的組織機構。毫無疑問,這些推進工作最終都要由基層學校來落實。那么,就當前各級試點院校的“診改”推進情況來看,在取得豐厚成績的同時,已經暴露出哪些普遍性的問題需要糾正?不妨由表及里地對當前正在進行的“教學診斷與改進”工作來一次“診改”。

其一,“一把手”不夠重視,擔心“診改”就是“找問題”,存在著不想“自我否定”的顧慮。

很多專家在宣講時都反復強調“診改”是“一把手工程”,“診改”工作的推進力度與學校“一把手”的態度密切相關。然而,對于很多“一把手”來說,卻存在著不想“自我否定”的顧慮,尤其是對于那些辛苦工作了多年,把大好青春都奉獻于職教、維系于一校,即將退休的老校長來說,他們普遍擔心“診改”就是“找問題”,而“找問題”便意味著否定其多年嘔心瀝血的付出,直至影響其“榮退”。基于這種認識和擔心,他們中的不少人要么對“診改”工作不聞不問、要么陽奉陰違,極少數心理障礙較大者還會想方設法阻擾,直接影響“診改”工作的有效開展。

其實,“診改”并不意味著自我否定,而旨在通過“診斷”知道哪里存在問題,再通過專家指導、政府引導進行適時的調整糾正,以使學校實現健康發展、良性循環。正如人到中年,許多人都處于“亞健康”狀態,諸多疾病都與平時的生活方式和健康理念有關,通過定期體檢,可以覺察病灶、發現苗頭,進而及時調理、恢復健康。如果因為害怕別人(包括自己)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拒絕“體檢”,導致病情延誤,錯失最佳治療時機,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己。

其二,“診改”方案貪大求全,洋洋灑灑包羅萬象,形式遠大于內容。

近段時間,筆者聆聽過一些試點院校在“診改”推進大會上所交流的經驗,院校之間存在著很大程度的格式和內容雷同現象,可以概括為“三多三少”,即領導小組多、各類規劃多、空話套話多,部門之間的協調少、可操作的措施少、指向持續改進的內容少。這些表象的背后,往往是學校“診改”工作缺乏統籌規劃和頂層設計,而根子則在于學校領導對“診改”工作缺乏正確的認識

比如“診改”方案的“大全空”問題,表面上看似乎是有人“不會做材料”,但實質上卻是學校領導把“診改”工作當做項目“評估”在應付。再比如,某校在“診改”中除制定學校的“十三五”規劃外,還分別由教務處、師資處、學生處、科研處等部門編寫了許多“子規劃”,以體現“診改”目標的精準性,但仔細比較之后會發現,這些“子規劃”不僅與學校的“母規劃”對不上號,就連“子規劃”之間也不能夠相互映襯佐證。顯而易見,學校只是簡單地向相關職能部門下達了“編寫規劃”的任務,卻并未事先做好科學的頂層設計,這樣的“文件”再多、材料再豐富,也只是形式主義,很難起到推進“診改”和提高“診改”效能的作用

其三,“診改”的指標類似“體檢套餐”,計劃改進的目標不夠“聚焦”。

為了幫助和引導基層學校逐步學會自我診斷,主動建立常態化的自主保證人才培養質量機制,教育部頒布的診斷與改進“指導方案”列出6個診斷項目、16個診斷要素和99個診斷點。顯然,這些項目、要素和診斷點有些類似于傳統“評估”中的“三級指標”體系,這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如何去“達標”“過關”。正因為有了這種思想,許多學校就不可避免地把“心思”用在了增加“指標”上,以體現其認真、細致、完美。比如,某省根據該省近幾年集中開展選擇性課改、現代學徒制等實際情況,將“診斷點”由國家的99個增加到113個,這尚算是一種實事求是、與時俱進的創新,而有些試點學校受此影響,將“診斷點”進一步增加到118個,則難免有牽強附會、投機取巧、投其所好之嫌,不值得提倡。

其實,國家明知“診改”不同于“評估”,卻仍按傳統“套路”推出這些“項目、要素和診斷點”,完全是因為目前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去“診改”,旨在解決“無從下手”的問題,完全符合循序漸進的原則。眼下的“給”指標,是為了今后最終“不給”,實現“無為而治”。所以,作為基層嘗試“診改”的學校,完全不必追求“豪華套餐”,而更應重視“個性化”的定制套餐,以將“診改”目標更進一步地聚焦到本校的特定需求上來。

綜上所述,要想有效推進“診改”工作,統一思想提高認識是當務之急,也是必由之路。可以想見,一則只要求教學校長和教務主任參加“診改”培訓的會議通知,能夠對與會者產生多大的誤導;一所沾沾自喜于對口高考升學率不斷刷新、“逐年攀升”的“診改”試點學校的經驗分享,該當如何回應聽會者對于“辦學方向”和“辦學定位”的質疑。常言道,目標找對了,就不用再擔心路途遙遠。同樣,目標如果找錯了,即使“試點”再多,推進力度再大,或許只會有南轅北轍一種結果。眼下的“教學診改”工作,當以此為鏡鑒,邊推進邊“自診”。


公益彩票-官网